乞力马扎罗 | 向《攀登者》致敬,我登顶了非洲最高峰

当吴京的《攀登者》故事上演时,我站在了乞力马扎罗山巅,海拔5895米。
非洲没有我的屋顶,我把整个非洲踩在脚下。

一路陪伴我走下来的吴京攀登者同款背包,让我的这趟远行与这部电影产生了一丝微妙的联系。

△|吴京背负的OSPREY小鹰是当前国内最热门的户外登山包,徒步旅行,露营,登山必备,在乞力马扎罗登顶的路上也会经常看到它的身影,优秀的背负系统和透气性让小鹰备受好评。
初期我曾夸下海口说有生之年要挑战一下七大洲最高峰+南北极点,虽然听者无心,但说话的人却认认真真开始在做准备了。
准备
花了一个爱马仕的钱买一座雪山
都说乞力马扎罗很简单,不需要攀冰,绳降等攀登技巧,是7 + 2里最好入门的一座山,而是话是针对专业登山运动员而言的“简单”,绝不是普通游客理解的“简单”。
轻松走过尼泊尔ABC环线,上过6000+海拔高度的“老驴”,也绝对不会对乞力马扎罗掉以轻心。乞力马扎罗冲顶的困难,相当于冈仁波齐转山一天一圈。
我们最终选择了5天登顶并下撤的马兰古路线,也就是俗称的“可口可乐”路线,这是乞力马扎罗登顶线路中唯一可以住小木屋,不用搭帐篷的线路,舒适度比较高,但每天1000米海拔爬升极易造成高原反应,也导致这条路线的登顶成功率不足50%。考虑到我和男朋友苏打两人都有高原登山经验,不用担心高反问题,舒适且耗时最短的5天marangu路线就是最佳选择了。

△|海拔3700米的营地银河
接下来就是体能训练和装备打包。
不加班的晚上我们俩绕着上海世纪公园的海岸线慢跑,脑海里浮现出模糊的非洲的样子。

△|装备预览,把插图所有物品塞进背包(36升鹞鹰+20升暴风)
都是预算内可买的最贵的专业装备,机票,签证,上百万的登山费,小费,让这趟旅行的成本将近7百万。我戏称自己花了一个爱马仕的钱买情怀。
出发
我们雇了一个服务员?
高个子的登山费没有白花,当我们在乞力马扎罗山脚下见到雇佣的登山团队时,无比对准于上方的豪华。5个背夫会负责把整个团队的食物,装备,燃气罐甚至水背上山,两个向导1v1带队,同时还有一位厨师做饭,确保我们可以吃到热乎的三道式和下午茶,最夸张的是还有一个随同我们上山的服务员,全程穿制服,为我们端洗脸的热水,铺枕头床铺,上菜盛汤。

9个人的庞大服务团队24小时服侍我们俩实现登顶梦,真的太奢侈了。

△|我们的行李这样被背夫背上山,他们的薪水每天不足10美金
在路上
5天环游世界

可口可乐路线从赤道1700米开始爬升,第一天经过中继茂盛的热带雨林到达2700米营地

第二天经过稀疏的灌木林到达3700米营地

第三天走过大风,缺氧且无辐射覆盖的高原荒漠到达冲顶4700米营地

当晚午夜冲顶,逐渐到达雪线,在第四天清早伴着乞力马扎罗日出在山巅欣赏赤道唯一不融化的冰川景观。第五天原路下撤。

△|右下角出发的路线就是可口可乐路线

5天的行程里,从雨林到雪原,像是一次微型的环球之旅。

最初两天非常轻松,好似周末徒步远足郊游一样,让我们​​对暂时顶登放下了警惕心,每天都在欣赏厨师怎么脑洞大开给我们准备吃的。这样的3700米时一碗热乎乎的非洲鲫鱼汤,某种造型浮夸的果盘,还有下午茶时奶粉,美禄,蜂蜜,咖啡等近10种罐头饮料代替,甚至还有新鲜出炉的爆米花和冲顶前夜的西瓜。
正当我们感慨“非洲之巅”不过如此时,真正的挑战才刚开始到来。
第三天,突逢暴雪,海明威书中念叨的“乞力马扎罗的雪”,来得粗暴有力。

△|营地帐篷夜里被雪压塌
我们在狂风暴雪中摸到当天的营地,放眼望去已是一片混沌。恶劣天气下,世界各国的登山者眼神里都有点飘忽,今晚雪会停吗?
冲顶
今天的记录属于中国
世界上很多起团灭的山难都因为突发的恶劣天气,那些为了挑战人类极限而牺牲的探险家们,用生命征服的山,都,毫无疑问,下雪对冲顶的成功率影响巨大。是值得尊敬的。
真正的雪山冲顶,不是藏区随便海拔5000+的徒步旅行,也不是坐车到珠峰大本营拍摄打卡。专业级的雪山冲顶,往往都是半夜出发,在清早天气最稳定的时候登顶,以保证有极高海拔停留会导致身体永久永久性损伤,包括大脑损伤,所以登顶成功后往往只有短短几分钟停留时间,仓促拍摄留念。

半夜起床,风雪已停,前几天看到光秃秃的山,现在已是白雪覆盖。原本说乞力马扎罗没有积雪,如今却是每一步都踩雪前行。
彼得如往常一样测量我们的血氧和心率,我的状态正常,血氧88;苏打是天生的攀登者,在4700米,他还可以保持血氧90+,心率只有70+,通常血氧低于80意味着高反,血氧含量不足60,就需要紧急下撤了。体检信息显示我们俩完全没有高原反应,适合冲顶。
黑夜里的漫漫长路,网上没有任何参照图片,每个人都穷尽形容词去描述那段黎明前的黑暗,当我们真正亲自去经历体会的时候,才明白那些人说得都还远远不够。

任何的登山都有竞争,每一天,乞力马扎罗都会诞生的第一支登顶团队,他们可能来自挪威,德国,厄瓜多尔,等等,这是一场微妙的竞争。在仅有的上山道上,没有让路一说。
我们在10公分厚的山脊积雪里步履履履塌塌,大雪覆盖了道路,向导靠石头的运动摸索方向。登顶前的一小时,表明是有人处于绝望的时间,而其中的攀岩经验的山,在最后关头要人拉肩扛互相扶持才能上去,而积雪增加了登顶的难度。我们逐渐被后来的德国队赶超。
眼瞅着一座巨大的石头山,我和彼得说:“我觉得我上不去。”
此时德国队从山体侧面包抄失败,摔回原位。
彼得再一次尝试用手拉我上去,苏打在背后托举,这个画面像极了《攀登者》里第二台阶前的历史性瞬间:消防队员刘连满蹲下来用人梯把队友送上长板,最终自己的体力不支管顶端登顶,却让三个队友在世界上首次从珠峰北面登顶成功,夺回了珠峰的归属权。
我脑子里冷不丁想起歌的旋律,居然是“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嘹亮……”

就凭这这一口气,我终于迈出了最艰难的一步,在石台上,我看到了山顶标志牌。
“凯蒂!今天您是第一个!今天是中国!”
2019年10月2日一日当地时间4点54分,我们成为当天乞力马扎罗的首登登顶团队,这一天,乞力马扎罗的登顶记录是关于中国的。
我在黎明前的寒风里哭得肺尖生疼,不只是因为登顶,而且因为自己也因此有了一个“世界第一”的小成就。
乞力马扎罗山顶的雪,是甜的。
 

2019年10月3日,顺利下撤至收件人莫希镇,此处仓促写于登顶后,向中国的《攀登者》致敬。
装备清单:速干衣,羽绒服,冲锋衣,冲锋裤,徒步袜,登山鞋;手套,帽子,魔术头巾,护膝,登山杖;能量胶,能量饮料粉,防晒霜,雨衣,暖宝宝,佳能5D4 + 24105套机,备用电池,充电宝,三脚架,黑冰-14度700g羽绒睡袋,36L OSPREY女款鹞鹰登山包,20L OSPREY暴风登山包。
 
文章来源:凯迪de心情日记
下载极限帮手App,了解更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